最“好看”的礼物


发布时间:2021-04-06 11:19 作者:朝彦

这是获得2018年奥斯卡最佳真人短片奖的作品——《沉默的孩子》。

今天的故事,和这部短片相关。

01

最“好看”的礼物

故事一

AI手语,感受无声的童话世界

Maisie Sly是一个有听觉障碍的小女孩,去年她主演的短片《沉默的孩子》,演绎了自己的真实生活:

最“好看”的礼物

她的家人听力正常,而家人的互动素来跟她没有关系,她在家里永远是被忽视的那个。

最“好看”的礼物

在普通学校里,她只能呆呆的、迷茫的一个人坐着,渴望交流却没有朋友。

这是大部分听障儿童的生活缩影,Maisie Sly用手语告诉全世界“听障儿童可以做任何事”。

听障儿童,因为身体上的障碍,无法享受这样的美好时光。他们听不到亲人朋友的呢喃问候,也读不懂书上的文字,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是无声的,更是寂寞的。全世界约有3200万失聪儿童,听不到美妙的声音,无法说出内心的想法,他们与这个世界沟通的路布满荆棘。

现实是残酷的:90%的听障儿童父母都是健全人,可78%都无法和孩子正常交流。听障儿童在学习阅读方面异常艰难。

语言,是听说读写的基础,有听才有说,才有读有写,“听”是语言学习的必经之路。比如遇到陌生的单词,正常孩子可以听大人的解释来了解它的意思,然后通过不断地说来使用,就可以掌握。而听障儿童则不然,一切语言的学习都要通过手语来进行,离开专业手语老师的帮助,他们就无法与普通人交流。

正常儿童阅读普通的儿童读物时,都需要父母来解读。听障儿童就更加困难重重,没有手语对照阅读,父母不懂手语。听障儿童学会独立阅读,往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

如果可以将书本上的文字转换成可视化的手语,让听障儿童可以方便地学习手语,更容易地学习知识,也能享受到更多阅读的快乐!这必将对他们人生有所改变,也将会产生非常重要的影响!

为此,华为与非营利性组织European Union for the Deaf、企鹅出版社以及动画大师Aardman共同合作,开发了一款应用StorySign,借助华为HiAI平台开放的图像识别和光学字符识别(OCR)能力,只要用手机对着书本上的文字,马上呈现动画效果,可爱的星星姐姐就出现了,她会用手语将书上的文字表达出来。

StorySign平台上的第一本书,就是广受欢迎的儿童读物《斑点狗小玻》。

其实这背后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在制作可视化手语字典时,创作人员先要通过摄像机捕捉真人动作与神情,再在电脑中完成动画人物的动作与表情制作。每一个手语动作背后都是大量的工作。

接下来,StorySign项目计划不断增加更多的故事书,逐步完善起手语库,直到将来那个手语动画人物星星姐可以渊博地随意“识别”和“翻译”任何文字。

2018年圣诞,华为请到了《沉默的孩子》的导演Chris Overton和Maisie Sly再次联手,推出了短片《探索手语的魔力(Discover the magic of StorySign)》来宣传这个功能,片中一个6岁的失聪小女孩,通过StorySign实现了她的圣诞愿望——读一个简单的睡前故事,通过阅读了解这个世界的美好。

这条广告片在整个欧洲引起了广泛共鸣,到目前已有一亿人次观看;而在国内,《环球时报》微信公号和多家媒体也都推送了这条广告。

就像这条广告最后,小女孩用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告诉我们,只要有爱,科技也可以有温度;只要有爱,无声的世界里,也可以聆听童话的声音。

02

故事二

以AI为眼,留存看不见的美丽

“美是到处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罗丹

艺术家们的视角总是很独特,可如果眼睛看不见,怎么去发现生活中的美呢?

先来看这张照片,清晰的建筑配上模糊的倒影,微弱的光线穿过重重云雾,带来希望。无论是从构图还是意境,这张图片都可以用美来定义。

照片的作者是一位马来西亚的老人,Jamaliah Binti Mohd Yasin,30年前,她被诊断为B1型视觉障碍,靠着微弱的光线,和双手摸索来生活。直到三年前她病情恶化,视力越来越差,生活陷入了极大困境。那时Jamaliah最大的心愿,只是能看看刚出生的孙子。可事与愿违,她完全失明了,没有光的世界给她带来了无尽的恐惧与孤独。

但是,Jamaliah没有放弃生活,她更加热爱着身边的一切,她喜欢旅游,还爬过长城;她喜欢美景,爱上了摄影。这张照片就是她的最新作品,但看不见怎么能拍出这样美丽的照片呢?这就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马来西亚有很多和Jamaliah一样的视障人士,他们生活在看不到光的世界,仍渴望了解身边的世界,希望像正常人一样感知生活。

当听到Jamaliah的故事后,当地零售店的华为促销员记在了心里。不久,华为联合马来西亚视障人士协会(MAB)举办了名为 “AI as the Eyes(以AI为眼)”的摄像教学项目,为弱势群体设计开发了一系列的特定课程,并邀请马来西亚著名摄影师 David Lok作为视障学员的摄像导师。

专业辅导老师的教学过程真的是“手把手”,先教大家用手代替眼睛,通过触摸身边的花草树木,感受结构和纹理……他们重新认识自己周遭的世界。再用镜头代替手,定格身边的点滴。

3个月时间,20堂定制课,上百次的实地摄影体验,这些视障人士不仅结交了新的朋友,掌握了基本的拍摄技巧,更重拾了对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 Jamaliah用HUAWEI P20 Pro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

“失去视力,并不意味着要放弃生活的美好。”如Jamaliah所说,通过课程,她用手机拍摄自己的家人、身边的美景。虽然自己无法欣赏,但她很乐意和身边的人们分享这些照片。

▲ 家人一起的时光

▲在庭院里漫步的猫咪

Jamaliah还在女儿的帮助下,还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了2018华为新影像大赛。在参赛作品下,她写到:“我喜欢拍摄日出,每个新日都为我带来新的希望。”这张以视障人士视角记录的日出瞬间,获得了组委会特别推荐奖,并在11月的Paris Photo巴黎国际摄影艺术大展上展出,鼓励她继续记录生活,探索世界。

▲Jamaliah与获奖作品合影

科技是为人类服务的。每个人都有记录美感受美的权利,每一个温暖的故事都值得分享,每一个用心的创造都不应被限制,愿每个人的世界都被温柔对待。

03

故事三

AI如灯塔,照亮黑暗新视界

“前面有一把椅子。”

“前面有一道门槛。”

“他是一个小男孩,5岁了。”

“前面有障碍物。”

他们的世界没有形状,没有颜色,没有远近。他们收到一个物件,只有不断地摸,不断地记忆才能知道这是什么。下次即使他们拿到同一个物件,只是大小不一样就是另外一个物件了。他们只能从正常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这个世界。

这就是视障人士的日常。据统计,中国是全世界视障人士最多的国家,有将近1700万的视障人士。这意味着,在你我身边,每100人中就有1人的视力面临不同程度的障碍。无论是先天或者后天的事故,还是疾病所导致的视觉障碍,这个群体都面临着来自生活与工作的巨大挑战。

周江南,是位“90后”,2017年11月,机缘巧合,周江南前往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中心和盲人共同生活了三个月。这次特别的契机,让他了解到盲人这个群体真实的生活情况和现实需求。

"盲人缺乏定向能力,没有经过培训不敢出门,盲人的世界是充满危机的。他们没有信心接受复杂的事物。只有经过各种场景的训练,在相对固定的场景内,将未知变为已知,熟悉自己将遇到的各种潜在情况,才能有信心应对。"

"没有和他们真正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很多东西我是误解的,我只是认为盲人弱势,很多事情不能做。但是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后,发现我们明眼人能做的事情,他们也可以做。和他们深入接触之后,发现他们和明眼人的差别就是使用智能手机非常困难,非常麻烦,出行也非常困难。后来就想,能不能用我现在掌握的技术来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

如果通过技术手段让视障人士的世界变得可知,那就解决了最大问题。而智能手机就是他们最理想的辅具,把易用性提升后,只要经过简单的培训,他们就会使用手机帮助他们获取信息、沟通交流和提供很多便利。

“上帝每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

为此,他们专门开发了一款叫做“启明瞳”的智能相机APP。智能手机有Talkback充当嘴巴,启明瞳相机充当眼睛,手机AI充当大脑和助手,他们就能用智能手机来感受这世间的美好。为解决视障人群使用困难的问题,他专门开发了“360度转盘式”的交互体验,只要记住各个方向的不同功能,按相机的任何地方,都可以获得同样的体验。

开发出这个APP后,周江南周末凡是有空就会去跟盲人沟通交流。在一家盲人按摩院交流时,盲人老板夫妇告诉周江南,

“ 我们最大的心愿就是等到孩子出生的时候,亲手用手机给孩子拍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分享这份喜悦。”

▲盲人按摩店老板试用“启明瞳”APP

"希望有一天,视障人士能和正常人一样,可以在手机辅助下自在的出行、网购、聊天、打游戏,和正常人使用一样的东西,获得一样的体验,让任何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平等方便无障碍的获取信息。"

这是周江南最大的梦想,这也是华为的梦想。

生命最大的意义在于体验和感知世界!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最需要感知的,不可或缺的,倍加珍惜的一种滋味就是爱!

正如《沉默的孩子》里讲述的,爱永远是那颗最甜的,最纯的,回味无穷的糖果!愿天下所有折翼的天使都能被温柔以待!愿每一个人的世界都被爱包围......

孩子 故事 短片

上一篇: 华为5G秀战绩!基站规模显现,市场份额稳了

下一篇: 华为全面开放HMS+构建全场景智慧新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