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发布时间:2021-05-04 10:44 作者:逸凌

最新一家停止向华为供货的,是德国芯片制造商英飞凌(Infineon)。

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英飞凌对华为的年销售额未超过1亿美元,在华为每年700多亿美元的对外组件采购中,无足轻重,它却显示,特朗普总统对华为公司的打压效应,开始从美国公司向全球外溢。

在此之前,软件领域的谷歌和赛林思,硬件领域的英特尔、高通、博通和赛灵思等公司,已经迫于美国政府的法令,宣布对华为实施断供。

其中,谷歌是华为全系列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提供商,英特尔主要向华为提供服务器和笔记本用芯片,高通则为华为多款智能手机提供处理器以及提供网络调制解调器,赛灵思的产品用于网络的可编程芯片,博通也是电信交换机用芯片的供应商,交换芯片是某些网络设备的另一个关键部件。

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从阵势来看,特朗普总统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华为正处于从软到硬的全维度围剿之中。而这,还只是个开始。因为还有大量的美国公司没有动起来。

去年底,华为公布了向自己提供产品、技术和服务的92家核心供应商名单,其中来自美国的33家,在数量上占了超过三分之一的比例,比中国大陆本土的25家还多。从采购金额上看,排名前20的供应商中,19家来自美国。在业务上看,美国公司占据着芯片、射频、模拟、混合信号和玻璃面板等关键领域。

显然,一旦特朗普总统的行政命令得到全部实施,这些美国公司加入禁售行列,华为处境将进一步恶化。因此,有国外的产业专家、分析师和媒体认为,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罗森·布拉特证券公司分析师罗恩·昆茨(Ryan Koontz)的观点比较有代表性,他认为华为“严重依赖美国半导体产品,如果没有美国关键零部件的供应,华为将严重陷入瘫痪。”路透社也在一篇报道中援引一家美国科技公司驻中国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华为的美国供应商没有一家能够改换成中国供应商,至少几年内都没办法。到那时,它们(指华为)已经倒闭了。”

在国内,也有很多类似的观点在网上的流传,不少人对中国这家最具创新精神的公司的前景表示严重担忧。

然而,就在外界一片悲观的时候,向来很少在媒体面前抛头露面的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接受了日本媒体《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在采访中,任正非表情放松,清晰地传递了不要多虑的信息。在他看来,华为会受一定的影响,但不大。任正非还表示,即使高通和其他美国供应商不向华为出售芯片,华为也没有问题。

那么,任正非的底气在哪里?

答案是,华为早就做好了准备。

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这个准备,不是华为提前抢购了可以维持3个月用度的芯片和其他关键部件,而是华为全方位的危机意识。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曾经说过,微软离破产永远只有18个月;而任正非10年来思考的都是失败,他以“惶者生存”为座右铭,对成功视而不见,只有危机感。

这份危机感,让他早在2012年就想到了“如果他们突然断了我们的粮食,Android系统不给我用了,Windows Phone 8系统也不给我用了,我们是不是就傻了”的问题,于是,华为从这一年开始研发用于手机和电脑的“鸿蒙”安卓操作系统,作为B计划以备不时之需。

当前,Google在中国市场的存在感并不强烈,而国内应用厂商已经围绕Android建立起了丰富的生态环境,即使将来华为被迫用“鸿蒙”替换谷歌操作系统,国内市场影响不会太大。

这份危机感,让他在更早的2004年就做出了极限条件下生存的假设,建立海思半导体设计公司,而海思便从此走上了中国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呕心沥血为公司打造“备胎”,以防不时之需。现在的海思,已经开发了上百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拥有数百项专利,华为的麒麟芯片已经广泛用于自己的智能手机里,华为的服务器芯片鲲鹏920已经可以完全实现自主生产,这是其继续为大众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的基础。

这就是任正非的底气,也是华为面对美国政府极限施压能够屹立不倒的霸气。

所以,那种认为华为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观点,可以理解,但确实没必要。并且,我们相信,崇尚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将在美国政府的倒逼中,向着更高的技术攀登。而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一定是傲慢短视的美国人。

华为 英飞凌 对华

上一篇: 华为售后新规开始执行,手机无论新旧换电池一律99元

下一篇: 颜值在线!华为nova 2s首发亮相:四摄+一键四用,5种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