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抱华为大腿的赛意信息


发布时间:2021-04-06 10:10 作者:书孝

三年前,小编路转华为粉,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也逐渐抛弃“肾果”,盼着在首发时抢一部华为最新的旗舰手机。凭借着做工精良,配置厚道以及不错的性价比和颜值,近年来华为的产品深入人心。

华为的崛起也带动了产业链上众多公司的共同成长,依靠着这棵大树,这些公司通往IPO的道路顺畅很多,赛意信息(300687.SZ)就是其中一家。

赛意信息创立于2005年,最初是从美的集团IT部门分拆出来的。公司从顺德起步,现总部位于广州。

2020年8月,在新闻联播里播出的"打造数字产业链,顺德这样干"专题中,赛意信息精彩亮相。

紧抱华为大腿的赛意信息

近几年来,赛意信息的主营业务逐渐从ERP软件实施开发延展至以MES(制造执行系统)/MOM(制造运行管理)为核心的智能制造领域,从单纯的交付实施厂商转型为智能制造自研厂商。

两大核心业务中,泛ERP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70%,智能制造业务占比21%。

新冠疫情发生后,很多企业对无人化,自动化技术应用有了更新的需求,智能制造业务将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

紧抱华为大腿的赛意信息

一、净利润陡增的真相

紧抱华为大腿的赛意信息

1月11日,公司发布了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营业收入可以达到13.7至14.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至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可以达到1.7至1.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6%至186%。

乍一看,净利润好像增长迅猛,但是仔细打量才发现,2019年的净利润非常低,相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41%。

发生了什么?

公司解释的主要原因是营业成本增加,期间费用较以前年度大幅增长。

2019年赛意信息的研发费用为8930万元,占期间费用的比例达40%,但营收占比只有8%左右。

研发投入的金额并不高,而其中大部分是研发人员的工资。公司技术人员占员工的90%以上,对于赛意信息来说,这也是不得不投入的成本。

根据会计准则,企业内部的研究开发项目(包括企业取得的已作为无形资产确认的正在进行中的研究开发项目),研究阶段的支出,应当于发生当期归集后计入损益(管理费用);开发阶段的支出在符合特定条件时则可以确认为无形资产,即资本化。

从准则条文上来看,资本化与否的标准是很含糊的,是可以掌握在企业手上的。

从2018年开始,赛意信息逐渐把一部分研发支出进行资本化处理,资本化的比例在25%左右,通过转入无形资产进行多年分摊的形式,减少本期的费用,从而影响利润。

二、大客户高度集中

赛意信息有着美的的基因,同时也是华为技术的核心企业信息化供应商之一。

公司上市之初,前五大客户合计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在80%左右,客户集中度相当高。其业务高度依赖华为、美的等大客户,如果大客户发生一些变动,影响将是致命的。

随着公司的发展,2019年公司的前五大客户合计销售额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仍维持在50%左右,但对华为的业务相对稳定,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有所降低,已从最高时的70%下滑至38%。

也许公司的高管同样看到了其中的风险,就算“抱大腿”还得自身硬才行吧。

大客户有很强的议价能力,过度依赖的风险还体现在回款上,不及时支付货款的情况也很常见。

不出所料,华为欠款的余额在应收账款中排名第一,对其计提的坏账准备也达到了791万元。

赛意信息的应收款项周转天数大概是5个月,基本与行业持平。虽然大部分应收款项的账龄在1年以内,但还是存在款项无法及时收回的风险,坏账损失从2018年的1010万元增长至2019年的2171万元,仅一年的时间就翻了一倍多。

因此,如何平衡大客户带来的风险与收益,是公司需要继续思考的问题。

三、筹资活动渐频繁

2020年赛意信息的现金流似乎有点紧张,截止三季度末,公司对外投资支出近13个亿,收回9.5个亿,主营业务产生的现金流只有5000万左右,还有3个亿的资金缺口。

于是公司通过长短期借款、发债等方式融资,其中长期借款比上年增加了1.84个亿,同时发行债券2.66个亿,大量借款导致的结果就是利息费用倍增。

2020年12月公司公告,将以11.18亿元购买武汉软件新城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产业楼用于研发、生产和办公。武汉在产业上对公司发展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而账面上的现金还剩5个亿,看来以后公司的筹资活动会更加频繁,掐指一算,轮到定增了吧。

四、不得不说的商誉

不仅现金流日趋紧张,赛意信息账上挂着的商誉更像是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让小编惶惶不安。

2018年,赛意信息不再满足于Oracle领域,收购了上海景同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1%股权,产生了9755.26万元的商誉。2019年,由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能量盒子收购了剩余49%的股权,由此赛意信息对景同科技达到100%控股。

通过此次收购,可以把业务迅速扩张至SAP数字化核心业务领域,并获取较为丰富的业务订单及对应收入。

收购协议中约定,景同科技的其他股东向赛意信息承诺,2018年、2019年、2020年对应的合并报表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400万元、1890万元、2551.5万元。

如果实际业绩低于承诺业绩,景同科技的其他股东将以现金方式补偿。

对比收购产生的巨额商誉,即使景同科技三年都未达到业绩承诺的目标,其他股东也只用补偿5841.5万元。

如果不是赛意信息钱多任性,那么就是对业绩对赌胸有成竹。

果不其然,景同科技2018年、2019年的实际业绩分别为1518.18万元和1897.72万元,可谓是精准达标,因此无须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赛意信息2018年和2019年的净利润,分别是11951.90万元和6686.53万元,如果在这两年间计提大额的商誉减值损失,很有可能导致公司的盈利大幅降低,甚至出现亏损。

目前公司的商誉余额还有9712.13万元,景同科技能否完成2020年的业绩目标还是未知,但从公司公布的2020年年度业绩预告来看,景同科技似乎又达标了。

由于收购方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信息披露有限,同时标的公司恰好能精准完成业绩目标,这一切巧合使得商誉渐渐沦为上市公司利润调节的工具。

五、总结

赛意信息既有美的的加持,又撘上华为的顺风车,一路可谓顺风顺水。过度依赖大客户的风险与收益是共存的,加大研发和产业投入与捉襟见肘的现金流似乎也很矛盾,公司的成长还需要时间。

华为 赛意 信息

上一篇: 华为MatePad 10.8初体验,安卓平板确实不如苹果,分

下一篇: “华为千金”姚安娜官宣出道,正式进入娱乐圈,评论区一片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