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方一意孤行会遭反噬吗?华为这次不忍了


发布时间:2021-05-04 13:48 作者:盛承

(文/观察者网 吕栋 尹哲)“韩国在几年内反超美国成为半导体领导者”、“中国可以长期获得领先力”、“美国半导体产业被迫依靠外国供应商”、“美国失去其全球领导地位”。这些会成真吗?

美方一意孤行会遭反噬吗?华为这次不忍了

3月31日,华为在深圳召开2019年度财报发布会。而在5天前,路透社报道称,美国政府内部同意,将采取包括限制台积电供货等在内的措施,锁住芯片等华为供应链。

美方一意孤行会遭反噬吗?华为这次不忍了

事实上,自去年底以来,这样的消息一直如“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悬在华为的头上。在“饱受挑战”的2019年过去后,华为正处于全年被实体清单覆盖的“最艰难一年”。

美方一意孤行会遭反噬吗?华为这次不忍了

这一次,“2020年力争活下来”的华为不忍了。其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对美方潜在的措施发出警告:“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于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毁掉的将不止是华为一家企业。”

发布会现场。图源:华为

“美半导体收入受中美摩擦威胁”

文章开头出现的场景,是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在3月9日预警的。

“如果美方一意孤行,执意采取升级限制措施的做法,全球尤其是美国哪些产业和企业将遭遇挫折?”对于观察者网在发布会上进一步的提问,徐直军亮出了BCG当时发布的报告《限制对华贸易将如何终结美国在半导体行业的领导地位》。

在描绘完上述负面的景象后,这份报告立即指出:要避免这种结果,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必须设计解决方案。这些方案不仅要解决国家安全问题,还要保护美国半导体公司的全球市场准入。

BCG提出,应“建立美国半导体领导者的良性循环”。

这种良性循环的逻辑是:全球开放让美国能够取得领导者地位,这一地位随后转化为财务实力,财务实力进而“哺育”R&D(研发),R&D支撑技术领先,技术领先最终强化其领先地位和规模。

根据Gartner的数据,2018年,美国半导体公司在全球半导体市场中提供了约48%的份额。而在从PC和IT基础设施到消费电子产品的所有最终应用市场中,美国在32种半导体产品类别中的23种处于领先。

然而,美国国内市场仅占全球半导体需求的不到25%,80%来自出口,中国占比达23%。

在这种背景下,半导体是2018年美国第四大出口产品,仅次于飞机、成品油、原油,产值达到2260亿美元。

然而,BCG提到,由于美国半导体产业从中国获得的收入大约为490亿美元,因此,这种处于中美摩擦风险下的收入,其规模“威胁着美国行业维持其创新和全球领导力良性循环所需要的的规模”。

经营性现金流重返900亿

就在业绩公布前,自去年底以来一直传闻的“美方计划扩大限制华为芯片供应链”甚嚣尘上。

3月26日,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美国政府内阁高级官员同意采取新措施,限制华为芯片全球供应链。此次禁令主要通过限制使用美国技术、零件的外国供应商来实现。

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厂商便是台积电。

就在昨天,继麒麟990 5G后,华为第二款5G SoC芯片麒麟820亮相。后者采用台积电7nm工艺打造,并集成前者同款基带。

荣耀总裁赵明称“麒麟820是其它厂商追赶而又无法企及的新高度”,并首发荣耀新款手机。这也是近一周内,华为系推出的第二款新机。

根据年报,华为2019年总销售收入增长19.1%,达到8588亿元(约合1209亿美元)。其中,在下半年,尽管收入环比提升近560亿元,但增速由上半年的23.2%,下滑7.5个百分点,跌至15.7%。

更细致看,2018年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的消费者业务,在2019年的份额进一步扩大6个百分点,其总收入占比达到54.4%,录得4673亿元,同比增长34%。

相比之下,在运营商投资波动的背景下,华为运营商业务销售收入2967亿元,同比增速为3.8%;企业业务销售收入897亿元,同比增长8.6%。

不容忽视的是,在发布会上,徐直军坦诚,受一些国家运营商市场投资周期波动、消费者业务不能使用GMS(谷歌移动服务)生态的影响,华为在欧洲中东非洲市场营收为2060亿元,同比增长0.7%;亚太市场营收为705.3亿元,同比下滑13.9%。

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他指出:欧洲5G部署肯定会延后,疫情多长时间,就会延后多长时间。

另外,徐直军认为,在疫情控制以后,中国将加快推进5G建设,目前三大运营商都在组织招标进程中。“我相信三大运营商会完成其年初计划的5G建设量,有可能会适当增加一些”。

值得庆幸的是,去年,华为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达到914亿元,同比增长22.4%。

因此,面对美国限制措施进一步扩大的可能,徐直军一边喊出“2020年力争活下去”的口号,也首次就“如何应对”作出强有力的正面回应。

“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

“华为还能从韩国的三星、中国台湾MTK(联发科)、中国展讯购买芯片来生产手机。”徐直军提到:“就算华为因为长期不能生产芯片做出了牺牲,相信在中国会有很多芯片企业成长起来,和韩国、日本、欧洲、中国台湾芯片制造商目前提供的芯片来研发生产产品。”

在作出上述判断前,这位轮值董事长更是强调:“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对华为置之不理。”

正如他提到的那样,BCG在上述报告中也确认,尽管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明确的领导地位,但美国半导体行业正面临巨大的竞争。

首当其冲的是韩国,中国也不容忽视。

报告指出:

在全球32条半导体产品线中,有18条线中(占全球总需求的61%),至少有一家非美国公司的全球市场份额为10%或以上,这使其有可能成为替代美国的可行选择; 美国公司甚至在某些他们几乎垄断的产品领域,例如中央处理器(CPU),图形处理单元 (GPU)和现场可编程门阵列(FPGA)中的表现也很脆弱。 因为随着全球的大型客户越来越多地为其数据中心设计一种被称为专用集成电路(ASIC)的定制芯片,他们优化了这些芯片以在自己 的大型硬件设备中使用,这些硬件设备是为涉及大量数据处理(例如AI,计算机视觉和加密货币挖掘)的特定用例而构建的。

随后,报告补充道,来自韩国和中国的市场份额自2009年以来分别增长了12个百分点和3个百分点。

以韩国为例,三星不仅是存储器产品的全球领导者之一,还在显示驱动器、图像传感器、集成移动处理器等产品上强力推广。

三星不仅在自家消费电子产品上使用,还同时是其他设备的供应商;SK海力士也是韩国在全球存储器市场上的代表。

反观中国,报告起初描述称:中国当时在这个领域(半导体)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力。

不过,BCG援引中国半导体工业协会(CSIA)的数据,过去五年,在华运营的半导体公司总收入,年均增速超过20%。

“据估计,2018年,中国公司在全球半导体销售和半导体制造领域仅占3-4%的整体份额。”不过,报告进一步提到:“中国在无晶圆厂(Fabless)设计方面的进步最为明显。”

据CSIA的报告,中国目前有超过1600家Fabless公司,在全球市场中所占份额,从2010年的5%,提升至2018年的13%。

有分析人士预计,2025年,中国将用本地涉及的半导体满足国内25-40%的需求,这是当前水平的两倍以上。

“美国政府任意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其实是破坏全球技术生态。”对此,徐直军认为:“如果中国政府采取反制,会对产业造成怎样的影响,推演下去,这种破坏性的连锁效应是令人吃惊的。”

他进而指出:“相信中国政府也会采取一些反制的措施。为什么不能基于同样的网络安全原因,禁止美国公司的5G芯片及含有5G芯片的基站和智能手机、各种智能终端在中国使用呢?”

因此,徐直军最后警告:“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于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毁掉的可能将不止是华为一家企业。”

以5G手机为例,除了华为自研方案外,三星、联发科、紫光展锐等皆已推出解决方案。、

环球时报援引业内人士的观点称,如果中国手机厂商不采用美芯片巨头高通的解决方案,后者将损失全球至少40%的份额。

BCG也在报告中提出自己的设想:

如果存在一个或多个公认的这些美国半导体产品的非美国替代供应商,且全球市场份额在10%或以上,美国供应商被替代率将为50%至100%。 如果不存在成熟的非美国供应商,但如果这些相当小的替代供应商的总份额为10%或以上,则美国供应商的替代率将为30%至40%。 如果美国半导体供应商在某特定产品上的全球市场份额超过90%,则不会发生替代, 这表明尚无明确的替代方案。

对此,该咨询公司判断,对当前实体名单和主动供应商的公司的出口限制,将导致美国公司在中国的现有业务损失累计可能超过50%。

“总体而言,我们估计当前状况的持续下去将导致美国半导体行业的全球市场份额减少8个百分点。这将导致全球收入下降16%,相当于2018年的360亿美元。影响会在两到三年内感受到。”BCG分析称。

该机构提醒,美国的这部分损失,难免将成为中国和全球对手的收益。

基于这样的预判,报告坦言:美国半导体研发支出将年均下降50至100亿美元,资本支出减少80亿美元,工作岗位流失超过40000个。

最终,“这将有效地扭转美国半导体产业创新良性循环的方向,降低美国公司保持其在技术和产品方面领先于全球竞争对手的能力,进一步削弱美国在中国以外市场的份额”。

已获91个5G商用合同

横向对比看,华为成绩喜人。

观察者网查询公开的财报数据发现,苹果2019财年营收同比下滑2%;三星2019财年营收同比下滑5.5%;爱立信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8%;诺基亚2019年营收同比增长3%。

5G商用合同方面,在华为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后,不少外媒认为爱立信、诺基亚等通信设备厂商将会趁机“捡漏”,抢占更多5G地盘,二者也都曾宣布5G商用合同反超华为。

不过,截至目前,华为已获得91个5G商用合同,仍然位居第一。而诺基亚、爱立信最新公布的数据为67个、86个。

爱立信官网显示其已获86份5G商用合同

在智能终端领域,华为财报显示,2019年智能手机发货量超过2.4亿部。华为方面表示,其PC、平板、智能穿戴、智慧屏等全场景生态布局进一步完善。

在云与计算产业方面,经过多年投入,华为已经发布了面向通用计算的鲲鹏系列,面向AI计算的昇腾系列,面向智能终端的麒麟系列,以及面向智慧屏的鸿鹄系列等。今年1月,华为对组织架构进行了新一轮调整,将Cloud&AI升级为第四大BG(Business Group,业务集团)。

值得注意的是,科技企业竞争力离不开对研发的高额投入。

华为财报披露,2019年,其研发费用达1317亿元,占全年营收的15.3%,相比2018年的14.1%提升1.2个百分点,近10年累计投入的研发费用超过6000亿元。

华为方面透露,其研发人员达9.6万多名,占员工总人数的49%。

观察者网注意到,按年度计算,这也是华为迄今为止最大一笔研发投入。横向对比上,华为2019年的研发费用高于苹果(约1110亿元)、英特尔(约950亿元)等美国企业。

“今年坚定打造HMS和鸿蒙”

去年年中,谷歌不再向华为提供GMS,试图“砖化”华为在海外出售的智能手机。8月,华为首次向全球发布HMS(华为移动服务)并全面开放。

随后,华为宣布将推出10亿美元的“耀星计划”,邀请全球开发者加入到HMS生态中。

根据华为年报,HMS已覆盖6亿华为终端用户。

今年1月份,华为面向全球发布了HMS Core 4.0:这其中包括华为机器学习服务(MLKit)、统一扫码服务(ScanKit)、华为地图服务(MapKit)、华为广告服务(HUAWEI Ads)等。

不到半年时间,华为HMS系统已初具规模,海外市场也并没有因GMS“断供”而遭遇滑铁卢。

而面对“谷歌禁令”,华为总裁任正非也于去年11月底时称,即使与谷歌的软件和应用程序隔绝,华为仍然可以成为世界第一大智能手机品牌。华为HMS的上线,将再一次摆脱外部束缚。

在2月25日的发布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再次提到,目前华为应用市场月活用户已经超过4亿。华为全球注册开发者已经超过130万,全球接入HMS Core的应用数量超过5.5万款。

这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开发者都可以通过HMS Core 4.0中的开发者工具包,让自己的应用可以利用到华为的各种开放能力。

对国内外用户来说,未来在安卓和苹果手机上能找到的应用,大概率在华为手机上也能找到,移动服务系统将不再成为制约华为海外发展的短板。

在致华为消费者业务全体员工2020新年信中,余承东提到,新的一年将坚定打造HMS和鸿蒙生态,以生存为底线,优先解决海外生态问题。不追求短期商业利益,用几年时间逐步恢复海外业务总量,同时加快构筑HMS Core能力,打牢生态基础。

华为 美国 半导体

上一篇: 正式超越华为!被忽视的中国民营巨头,日赚35亿是阿里6倍

下一篇: 中国电信发布终端洞察报告,最看好的品牌是华为,小米垫底